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定义“海员”?

发布时间:2019.05.15 所属分类:新闻动态 浏览次数:


 

衣羊船长在挪威外派船上

这是从《中国海员史(古、近代部分)》摘录的一段话:

编纂《中国海员史》,首先应明确“海员”的概念及范畴。199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对“海员”定义如下:“原指海船上的工作人员,即对海船驾驶人员、水手、轮机人员、客货运输服务人员等的通称。今泛指从事水上运输的船员,有时还兼指港口的某些工作人员。”本部史书中所谓的“海员”,正是取其泛指,即既包括海船船员,亦包括内河船员以及引航员。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内河船员不仅对中国航运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内河船员和海船船员在职务形成和职业发展上颇多联系,不可分割。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上海辞书出版社的《辞海》撰写这“海员”一词条的人视野不够开阔,或许为其“水上运输”和“航运”的背景或情结所限,所以写得不够准确和适当。
 

众所周知,古今中外的海船不仅仅是运输船舶,还有捕鱼船舶、探险船舶、科考船舶、工程船舶等等,随着人类认识、开发和利用海洋活动的不断扩大,海船的种类和用途也逐渐增多。因此在海船上的工作人员也不仅仅从事水上客货运输工作。


 

当今天我以微博形式在网上表达后,某朋友圈一位朋友向我提出了如下问题:

“@衣羊船长,您好!首先为您坚持不懈的宣传推广航海文化的努力点赞!同时希望了解您多次坚持提出“船员”“海员”不同谓称观点的原由,文字有习惯表达的意思,都叫“海员劳务公司”吗?还是外贸的叫海员或出了江河就叫海员,这是航海文化之本?中国由于明清王朝的历史原因,原本有点航海技术优势的没有发扬,错过了人类特别是欧洲的大航海时代,那个船长就是半个科学家探险家的时代,全世界没有中国航海人的地名和历史博物馆,反而帝国们用航海把鸦片战争输入到天朝,今天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来弘扬海洋文化(应该是创新),不久80/90后电子时代的年轻人就是航海从业的主力,陆岸生活如此多彩,我们就靠改名字就能保住新生代或提高他们的素质?任何有效的沟通需要响应这个环节,不要漏了,愚见供参考。”
 

对于从事一辈子航海职业的我,一贯坚持船员就是船员、海员就是海员,船员和海员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个问题缘由就是从一位从事研究航运并在航海教育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师长的一段话:对应中文词“海员”的英文词是“seaman”和“seafarer”,明确“海员(seaman、seafarer)”的概念必须以“海(sea)”为核心,因为还有“船员”一词,一般说来,“海员”是“船员” 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宜随意扩大其释义的范畴。因此,业界很多人对主管机关站在本位主义的立场不太认同《辞海》中“海员”一词的释义。
 

中国有句古话,“名不正言不顺”!我就这么简单回答:如果海员名不正,哪来的言顺?是的,因为我国明清时代的被官方禁忌,航海活动缺失,导致了中国几乎没有航海文化。反观我们的80/90后这些年轻人并没有深刻认识这段航海历史悲痛,从而被陆岸生活丰富多彩而迷惑,只要不符合自己的价值理念就马上“职业流动”,从来没有“工匠”默默无闻做好一件事情的精神。所以,对于航海职业名称的偏差,更打击了原本脆弱的海员人力资源。
 

历史发展到今天,“世界发达国家产生就在于强大的航海源泉”。这是从大航海时代之后的强国真理。所以党在18大、19大和国家两会上提出了继续加快国家海洋强国的建设。面对世界霸权,中国倡导了“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等一系列的强国措施。这是有目共睹的,也是当今中国经济崛起的重要措施。
 

我认同世界共同的“航海文化”观点对发达国家的影响力。正因为西方从大航海时代堆积的航海文化,所以当世界经济发展到现今繁荣昌盛阶段,西方的年轻人已经不愿意选择航海职业了。但他们根植在航海文化理念上的崇尚航海的行为没有变。在西方航海国家,在君主国家,看看他们在重大礼仪活动中穿的海军、海员制服就可以知道,贵族们仍然崇尚航海!
 

跑过欧洲远洋的船长们都目睹英吉利海峡白帆点点的景象。西方国家都有很长的海岸线,家庭都有帆船、游艇,他们有空就会驾船到海洋上去游玩,在游玩中学习了航海知识。所以,他们只要国家一旦有事就跃上军队的军舰、运输的商船和其他辅助船只开始为国家效力,无需再经过航海知识的培训。这难道是游玩吗?西方没有海员了,但还有像伦敦一样的航运中心,还能把持还是立法的大部分话语权!
 

上海航运中心,行吗?有引领航运立法的话语权吗?有,很少!


再看看我国,很多人都这样认为,我国经济走到发达的程度了,谁愿意去当寂寞、枯燥的海员职业。于是年轻人纷纷跳槽离开航海职业。而主管机关甚至航海院校官方都认为这是历史趋势,只能发出哀叹:“在职业选择多样性后,年轻人离开航海职业很正常。”
 

我认为这种错误不是在于我们的年轻人,而是国家主管机构的导向发生了偏差!
 

的确,我们都无权像我们那个年代一样被强制一辈子只干一个职业。但是,正因为我国缺少航海文化的底蕴,被根深蒂固、保守的“农耕文化”所限制,固守“夫妻老婆热炕头”,“父母在不远行”的理念,恰恰与航海文化的开放背向而行。中国年轻人离开海员职业之后,谁还会拿起桨橹帆缆,驾驶帆船、游艇作为娱乐并渲染航海文化和知识吗?中国的黄浦江、珠江和沿海港口都有游艇,而这些游艇的主人都是富豪,他们是在炫富,他们不是自己驾驶游艇,而是雇佣人员出海,这与西方人自己驾船出游完全不同!中国年轻人能不经过航海知识培训马上跃上军舰、航船吗?中西方的航海异同就出现了。
 

这就是我要认同“海员”最根本的缘由!也争锋相对海员离开职业是中国年轻人逃离海员职业大势所趋的观点。
 

我们再看看我的微信朋友圈中专门针对我对航海文化热情宣传的行动言论。一些在曾经航运界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官员时如何看待海员职业的,他们根本看不起具有高度觉悟、海洋意识的航海工匠们:

“以前远洋船长是船东自己,驾驶着船舶去做生意。现在还有船东自己去开船的吗?科学发展了,掌控船舶用电话电报就行了,海员只是个职业而已,需要你时,多给点钱,不需要你时,你只能回家。至于什么海员的航海文化航海知识也会随着科学的进步慢慢消失。所以现在真正为海运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在岸上,不在海上,和是不是海员没关系。优秀船长优秀轮机长就和优秀清洁工一样,劳动模范。”



 

试问如果靠这些私欲的官员,中国的航海会上去吗?海洋强国会实现吗?

我愤怒对怼:只要地球没有海枯石烂,只要地球上还有海船,海员职业将是永恒的!只是智能船,无人船还很遥远!无人船的控制技术还是需要部分人员航海实践经验的。没人当海员不是中国年轻人的错!而是中国没航海文化!虽然西方国家当海员很少了。但他们年轻人还驾驶游艇在海上。国家一旦有事,就会跃上军舰!而我国不同,中国人离开航海,乃回到闭塞的农耕文化上!中远海运老总最近在院校讲座上说:“海运即国运”。我感觉他的立意高度不够,应该为“海员即海运、海运即国运!”


我们再看看航海界老祖宗的话:

吴淞商商船学堂在1911年7月招生,报名投考者达2000余人,但“取额及隘”录取不到十分之一,商船学堂开学典礼十分隆重。那一天商船学堂校长唐文治身穿朝袍,带领全体师生朝拜至圣先师孔子。他的训词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诸生今日来校学习航海,日后,个个要到海上做事,看大浪,吹巨风,航海生活是枯燥的,辛苦的。一个生命财产之安危,均操在船长手中,试想所负这个责任,又何等重大。同时诸生亦应记得,商船驾到国外,其实是国家的势力所达之处。此外还赚外国人钱,以富裕自己的国家,试想这样的意义,更是何等重大。还有国家一旦有事,诸生即是海军,故东西各国,均特别优待商船人才,今朝廷效外国,亦决定优待你们,愿诸生学成致用,不负朝廷厚望。勉之,勉之。”

记住这是中国清末民初的航海教育家,他的训词似乎还适用于现在建设海洋强国的实践。

应某社会团体邀请,这两天正兴致勃勃地编撰一组PPT。这是讲中国从远古到今的船舶发展中看海员职业的形成。虽然PPT演讲针对社会民众,不能讲的太专业过细,但我表达了母校师长给我对海员职业的论述信息!



PPT 的内容
 

那么,海员究竟如何定义呢?
 

“海员是从事海上一切船舶工作的人员,包括渔船、科考船、测量船、工程船、挖泥船,商船、以及连接海洋的港口狭水道中的拖轮、工作船、交通艇和政府拥有的一切公务海船,军舰等。”

海员不是目前海事机构站在本位主义和狭隘观点上所定义的“从事水上航运”和“海上航运”的商船人员。我们必须区分清楚船员和海员的区别,你主管机构的海事船只上的人员也归类于海员!不是置之度外的局外人!!!这样才能适应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的开放,将建设强大的海洋国家,并继续培养中国高级航海人员。
 

2010年6月21日至25日,国际海事组织(IMO)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了STCW公约缔约国外交大会。大会通过了并以“海员日”(Day of the Seafarer)的形式决定命名每年6月25日为“海员日”。而不是“船员日”。中国7.11航海日也是以定义的海员作为节日的主体内容。这些节日都是以海员的名义设立的。

 

6.25国际海员即将来临,7.11航海日也将临近,难道中国一直停留在“船员节”的站点上吗?
 

以上是本人言论,并不代表任何人的观点,仅供朋友们参考。
 

来源:航海衣羊